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临沂一“村霸”遭实名举报9年仍安然无恙,顶风作案何时是了?

来源:华都网编辑:皋修贤2018-07-12 10:44点击:

2018年6月22日,山东省费县经济开发区泉子山村进行社区居民代表选举。按照程序,早6时许,开发区工作组和村选委会工作人员到位,村民陆续投票,之后即可离开,但现场滞留人员也不少。

  此时,入口处传来几声粗门大嗓的暴骂“好人来了,孬种也来了!这不是你孬种的地盘!”骂人者边走边撕破自己上衣直奔村选委会工作人员邢广安而去。大家面面相觑之际,邢广安就被拳头劈头盖脸打过来。施暴者人高马大、膀阔腰圆,被打者个头矮小,拼命抵抗挣扎根本无济于事,现实上演了常人不见的武打大片。施暴者三下五除二就将邢广安打倒在地。邢广安头部重重地撞在水泥地上,口吐鲜血(随后由其家人送至县医院,CT检查结果为颅内出血,且有脑血管网状出血)。现场竟无人敢进行有效阻拦!

  施暴者何人?何等胆气,敢大闹选举现场、干扰选举秩序?何等胆气,当众直接辱骂、暴力殴打工作人员?何等胆气,不惧扫黑除恶大势而大有置人于死地之狠毒?

  其实从骂声开始,听其声不用观知其人——施暴者是该村原支部书记兼村主任刘贞义。村民们都清楚记得,自从2006年始,好几次村委会选举之前,都会发生几起莫名其妙的打、砸、烧、拦路行凶之类的恐怖事件。笔者根据被打村民邢广安以及其他举报村民提供的材料,将刘贞义的“村霸”事实列举如下:

  一、为人刁蛮、阴险,欺男霸女、横行乡里、称霸一方

  刘贞义自青少年即愣、横、残暴远近闻名。曾经因与刘贞来琐事打架,照头一撅头差一点砸死拉架人刘贞奇,刘贞奇身上至今留有残疾。高家城工头陈开元为他盖房子,被他挑了个毛病一分钱工钱不给。从小到大,他所到之处如果不占高枝,无论如何你是过不去的。因此全村人皆闻之色变,其每到之处多不敢得罪,否则(用他的话说),就是你的猪怎么死的,你的柴火垛怎么着火的,你的大门怎么着火的?等等。或者干脆就直接来一句独创名言“往你家里放原子弹”!89年殴打老年村民邢继德,91年殴打村民张济平(住院多日),2000年殴打时任村主任席连文,2015年党员会上多次辱骂殴打老党员席连文... ...不需多举。

  此人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做村民小组长,村里的噩梦就开始了:征收村民的三提五统提留他爱上交多少就上交多少,他超生(三胎)的计划生育超生抚养费耍横充楞不交,乡村干部谁也治不了他。自从当上村官至今10几年,住过几批次平房、2012年后是三处楼房,从来不交水电费!村民何尝敢问、敢言!自从1986年开始,横行村里,畅通无阻,欺男霸女,一个不合适张嘴即骂、抬手就打,历届村两委会书记、主任无不惧怕他的淫威,谁没挨过他的打骂?所作所为皆听之任之,不敢过问。曾经被四邻八乡称之为民风厚朴、邻里和谐的泉子山村再无宁日。

  二、操纵历届换届选举,把持村基层政权至今

  刘贞义于2003年利用人们急于求变的心理,辅以痞霸势力胁迫手段,竞选当上村主任后就开始一手遮天,历届村书记席××、李××纯当陪衬。至2006年期间欺骗组织原则突击入党(地痞无赖入党,什么人批准?),后来,刘贞义故伎重演,亲手导演了女儿刘君入党。据多位老党员说,他们压根就不认识刘君,她在村里入党存在明显的违规。他于2006坐上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宝座,同年开始对外租卖地达200余亩,发财捞油水爆发性开始,一发不可收拾。当时,上上下下谁人不知泉子山的“刘市长”?

  2009年以来,国家的城乡土地增减挂政策为其带来了机会,先后开建了五批次增减挂还建楼、办公楼和相关其它工程建设,五批工程总价近亿元,投标全部是走假形式有一个公司承包。工程叫谁中标他说了算,随便改图纸他说了算,随便改规划他说了算,工程造价他说了算,工程加价他说了算,签阴阳合同他说了算,拨工程价款他说了算,巧立名目增加合同价他说了算,支付工程费利息他说了算。一手遮天,独断专行,粗暴打压,从来不和两委班子商量,从来不开党员会议商量,从来不和村民代表商量,至今全部工程单价多少钱,总价格到底多少钱,两委班子多数人不知道。从2015年被停职,到16年扶持儿子主政党支部,再到17年支部换届,儿子不行扶女儿,刘贞义的影子无处不在。换届后,他又指使共同利益者造谣、污蔑、威胁新当选人:你也干不过三个月!直至近日公然破坏村民选举。

  三、侵占集体资源、非法转让耕地,向村外居民出卖宅基地、墓地

  1、2008—2010年间,刘贞义在本村第七组非法占集体耕地8亩归自己所有,未办理任何手续进行开发,后出租给“成达汽贸”和“瑞成汽贸”。

  另在第七组非法占地15亩,出租给板材厂。另在本村第二组非法占地2块,未办理任何手续建起两个大型钢结构厂房。另在本村拥建有4处宅院,其中3处没有合法手续。

  2、划、卖宅基地、墓地。自担任村主任、支部书记以来,多次划、卖宅基地、墓地。村民自建住房,必须给3000—6000元不等的好处费,否则绝对不行。如此,共划出宅基地130余套。另为镇县某些公职人员划宅基地20余套,均建在耕地上,地点在一组和七组。例如,黄×在2011年占用一组耕地建了两处私宅,13年又占一组西耕地10亩;朱××占用耕地1亩建房;张××、蔡××、姚××、宋××等在七组土地上建小洋楼,为其外村表弟规划宅基地一处。将本村土地卖给县里的某些政府工作人员做墓地,其中有两处墓地在三组的耕地。

  3、转让、买卖耕地

  在刘贞义的一手操办下,自2006年始,疯狂对外租地或转让土地200多亩。企业和个人只要看上一块地,送上叫他满意的礼,他就会给划地。划地时必须单独和他谈价钱,地上附属物赔偿他说多少就是多少。先后有四十多家厂子和个人来村后占了土地,大片土地由他大手一挥,地价、附属物价他亲自来定,亲自收现金存入个人账户或直接往兜里一放,大碗吃肉、大块来银!款项收入多少从来不透明,自己留多少、交村现金出纳多少纯看他的心情。

  如黄×在三组圈占耕地一块15亩,只建了院墙,建设被上级叫停,但后来不了了之,地块一直荒芜至今。蔡××在占地14亩建凯贝纸箱厂,后卖给刘贞义,刘又转卖给他人。将本村七组16亩耕地卖给陈××建鞋厂(刘有股份),后来两人又将鞋厂卖给了“远通汽贸”。邵××的占用一组耕地15亩建起大型钢结构。等等。

  四、伪造证据,大肆侵吞集体资产

  刘贞义打着安置拆迁户的幌子,从2009年起,先后在我村建了16栋小产权楼,对外宣称安置拆迁户72户,实际上1户也没有安置,大多卖给了非本村人员。售楼款除了支付少数拆迁补偿和建楼成本外,村民没有见到一分钱。他曾经在会上自称集体积累以经达到上千万元(账目从不公开,真实数据应该还多!),而时至2015年,村集体积累几乎没有了。租地的集体空闲地那部分租金去了哪里,楼房全部对外售利润去了哪里,修路时向商户要的1-5万元不等的钱去了哪里,非法套取的10万元国家种粮补贴去了哪里,每年的大量办公费、招待费、机械费、零工费、人情费去了哪里?他和村会计知道,其他人谁知道?

  伪造泉子山村地上附属物补偿单据,骗取费城镇工业园建设赔偿款3万余元。此事在原费城镇党委副书记刘文勇(已判刑)案中已查证属实。

  国家电网改造有两条主干线经我村,刘贞义贪污了县供电公司发放的全部辐射费,并将本应发给村民的占地补偿款60余万元据为己有。

  村后健身广场,是政府投资建设的惠民工程,广场上的健身器材是省体彩中心捐助的,整个项目不用村里的一分钱,但在当年的村务公开账目上却出现了购置健身器材60余万元!

  为了骗取更多的国家种粮补贴,刘贞义在2009年前多次为自家虚报种植小麦面积(他家种植面积不超过2亩,他报30亩)。此事后来被一村民举报,为防止事态扩大,他给该村民评上“低保”。2014年,又以他儿媳妇的名义虚报小麦种植面积30亩,加上以前所套取,共计套取国家种粮补贴近10万元!叫人拍案叫绝的是,这笔钱本来被他们几个人分了,被查后,他竟然又安排会计做账抵销了!

  他转让的本村一组耕地,本来应该全部发放给村民的青苗补偿款每亩地是1万元,刘贞义只按每亩2000元发给村民。

  2013年—2014年间,刘贞义听到了县纪委准备查办他的风声,花了20多万元托人摆平,之后他又指使村会计做账,将这笔费用报销!

  2009年增减挂开始以来,别人的一套宅基地折价几千元或1-2万元收回,到后来拆的贴钱10万多元给一套楼房,而轮到他自己时,就是一座宅基地还两套楼房,而且还未拆先住上好几年!还另外霸占原村委会办公室2号楼1单元101室至今不还!而且预先住了好几年的三套楼房至今不向村里交一分钱水电费!办事员、老百姓痛心疾首但无可奈何:他哪一套楼房不是好几部空调啊,,不是这样那样的家电啊,一年水电费不得上万啊!

  五、上下其手,操纵工程招标

  2009年以来,泉子山村先后开建了五批次大型工程如增减挂还建楼、办公楼和相关其它工程建设,五批工程总价近亿元,其中细节谁知道?投标全部是里应外合走形式,反正全部只有一个建筑公司中标承包权。工程叫谁中标他说了算,随便改图纸他说了算,随便改规划他说了算,工程造价他说了算,工程加价他说了算,签阴阳合同他说了算,给工程价款他说了算,巧立名目增加合同价他说了算,说好支付工程款利息费(天方夜谭!)480多万元他说了算。在16栋楼的建造过程中,刘对工程一手遮天,楼房各项工程,包括门窗防盗网等他都要吃回扣。一个包工头透露,他送给刘贞义2套楼房才取得了施工权。楼上的太阳能热水器统一安装,每个热水器刘贞义向供应商索要500元回扣。在建楼、修路、修水库等工程中,在渣土上大做文章,这样拉过来、倒过去仅渣土一项就走账上百万。

  独断专行,粗暴打压,从来不和两委班子商量,从来不开党员会议商量,从来不和村民代表商量,至今全部工程单价多少钱,总价格到底多少钱,两委班子多数人不知道。

  六、巧立名目,索贿受贿

  泉子山人哪个不知?凡刘贞义经手的任何事务(划宅基地,计划生育等等),送礼少了肯定办不成,应该办的不送礼也办不成,敛财手法多种多样。他在任12年上,划给城里人、亲戚或外村人的宅基地就达20多套,而本村多数村民至今不给划宅基地,自己却在本村各自然村房产和占地达到8处之多!由于泉子山村地多路长,近几年来经过本村地盘的联通、电信、高压输电线路很多,都成了他巧取豪夺、雁过拔毛的机会,所有工程和过来的施工方,工程必须得经过他手转给他人,他拿大头,人家拿小头。

  他把计划生育工作作为打击报复村民和敛财的又一个工具。凡涉及村民超生的,只要向刘贞义交纳一定数额(3000—10000元)的好处费,计生委就不会干涉。否则,刘贞义就会让计生办来查,抓去引产。村民邢××的妻子第一次怀二胎时,因没送钱,被抓去大月份引产,后来邢××送给刘贞义钱,顺利生育了二胎。

  泉子山村自建住宅楼对外出卖,在他的经营下,泉子山已经成了他个人的泉子山,泉子山的资产也基本成了他的资产,且操控村集体经济组织直至今日。2002年的时候他在村里绝对是穷户,而他的合法收入大家有目共睹,十几年来,他的房产、土地、厂房、机械、现金、外借款等资产已经达到2--3000万元,所有资产的积累靠的就是贪污受贿、职务侵占、巧取豪夺。

  七、私采石矿,盗伐林木

  刘贞义自上任始,就利用威胁手段和明显的低价,在没有任何采矿许可的情况下,把村里的所有石矿承包给他的侄子刘波,刘波又将石矿分包给其他村民开采。由于非法开采数量巨大,泉子山的小南山被打去大半,山体大面积裸露、触目惊心,山林生态遭到严重破坏。

  几年前,刘贞义指使其手下聂××组织人员一夜之间将本村小北山的数百棵百年松柏树偷偷砍伐光,刘将砍树后腾出来的土地私自开发,后来用集体修水库的肥土,免费拉到这里回填做了他家的祖坟!

  2011年,刘将三组10亩耕地卖给黄×建养鸡场,毁掉几十年成年松柏树近200棵。

  忍无可忍的泉子山党员和群众从2010年开始至今一直不断地向区、县、乃至市、省级以上政府、纪委、党委反映,期间刘贞义也曾被调查过,2015年下半年,镇党委只是轻描淡写地给了他留党察看、开除党籍、免职处分。

  据村民邢广安讲,刘贞义殴打他的时候还说了这么句话“见你一次打你一次”!并扬言要弄死邢广安,把他的腿大筋给挑断,刘贞义是何等的嚣张跋扈,他的底气原与那里来的,至今打完人他还没被任何处理,是因为他有钱有势,社会关系十分厉害。可见刘贞义以往置党纪国法于不顾,现在底气依然十足!

  因多次向上反映其违法乱纪事实,刘贞义定然对举报人怀恨在心,打击报复措施会多种多样。本次大闹选举现场,目的就是利用暴力再搅乱、恐吓人心,充分利用他通过威胁利诱的部分人的作用,拉拢选票,重新当选,以抵抗住上级政法部门的调查,压住群众的合法诉求,继续作他的不败金身、土皇帝美梦。

  人们实在不敢想象,在党和国家如此扫黑除恶的高压形势下,刘贞义以及其保护伞们还能一如既往地顶风作案?村民希望媒体对此事追踪报道,将真相大白于天下。

  文章来源:创新网

  

标签:

评论

Copyright © 2017 huadupress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华都网 版权所有